? 方言趣谈之“打”字闲谈-三和培训 365bet体育直播_365bet投注开户_365bet网站登录不了
?首页
?学校简介
?在线视频
?培训项目
?三和文库
?招生信息
?三和动态
?联系我们
?我要留言
·和谐教育就是最完整的教育
·捉泥鳅
·我的童年回忆录
·名字的烦恼
·成长中的那些事
·抓住的总是这只蜜蜂
?
?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> 三和文库 > 三和杂谈 > 浏览正文
方言趣谈之“打”字闲谈
作者:张炜????来源:本站原创????点击数:???更新时间:2010年11月03 【字体: 】?

“打”字什么意思?小孩子会说,那最好解释了,“打”就是打架、打人,或者“用手或器具撞击物体”呗!其实,“打”的解释,远不是那么简单,“打”称得上多义词的“冠军”。《现代汉语词典》就列出了二十四种解释,还不包括从外国进口的“十二为一打”的“打”,和北方人把“从今天起”说成“打今儿起”的“打”。以“打”字领头的条目如“打铁”、“打扰”、“打消”、“打赌”、“打冲锋”、“打埋伏”、“打圆场”、“打瞌睡”、“打马虎眼”、“打成一片”等等、等等,竟有一百八十条之多。“打”可真的称得上“万能动词”。

??? 可是不知为什么,我总以为“打”不是我们吴越方言老早就有的词,在先秦文学诸子百家的作品里,我们没见过这个“打”字,东汉许慎写的我国第一部系统的字源字典《说文解字》里也查不到。这说明“打”字出现得比较晚,至少汉代之前没有这个“打”字。今天它号称“万能动词”,《现代汉语词典》中列举了那么多条目,但很大一部分来自北方方言,如“打奔儿”、“打趸儿”、“打蹦儿”、“打晃儿”、“打伙儿”、“打楞儿”、“打鸣儿”、“打总儿”,都带着个“儿”字;也有不带“儿”的,如“打春”、“打谎”、“打流”、“打整”、“打吵子”、“打把势”、“打头风”等等。这些词尽管词典上有,可是我们德清人根本不懂,从来不说,甚至连听都没听说过。所以我怀疑“打”产生于北方方言,是后来才进入民族共同语的。

那么什么时候我们德清人才会广泛使用这个“打”字呢?东晋和南北朝是我们德清经济文化非常发达的时期,当时的德清人沈充、沈约之徒,留下了许多作品,没法一一细读,但好像都没有“打”字。就连笔记小说《世说新语》里也没有。但是自唐以来,“打”字肯定广泛使用了,因为不仅传奇里有,连诗词里也用,唐代诗人、杭州人金昌绪有诗云:“打起黄莺儿,莫教枝上啼;啼时惊妾梦,不得到辽西。”诗的第一句第一个字就是这个“打”字。我想,那时候德清方言应该使用“打”字了。到了宋代“打”的使用频率肯定以日俱增,不然宋代着名文学家欧阳修怎么会去记录他那个时代有关“打”字使用情况呢?近代,更不得了,“打”的用途多得难以置信,民国初年着名学者刘半农对此非常感兴趣,竟搜集、归纳出带“打”字的词语八百多个。所以我想到唐宋以后,德清方言就应该大规模使用这个“打”字了。

但是“打”毕竟不是德清土生土长的词,字典里查得到的,似乎没有地道的德清方言词语。那么有没有我们德清人嘴上在说、字典里却查不到的词语呢?我想了半天终于想到了一个:“打混账”,意思跟“混水摸鱼”差不多。这个词语《现代汉语词典》里的确没有,但这是编者遗漏了,还是只存在于德清人嘴巴上,别处无人说,不应该被编入词典呢?我想应该是前者。

看来,德清方言尽管接受了这个由北方方言进入民族共同语的“打”字,但少有自创的带“打”字的词语,而且有一些带“打”字的词语,到了德清人嘴上还会按照德清方言的习惯变一变,如:“打人”叫“拷人”,“打更”叫“拷更”,“打边鼓”叫“拷边鼓”,“打屁股”叫“拷屁股”,就是说,有些“打”字被换成“拷”字。也有换成别的字的,如“打麻将”叫做“搓麻将”。这种换过的词对动作的表现往往更形象,“搓”不就比“打”形象吗?还有一种说法,现在的小孩子已经不知道了,比如说,油、酒、酱油、醋,现在厂家都是一瓶瓶一袋袋准备好的,所以小孩子只会说:买油、买酒、买酱油、买醋。有点年纪的人都知道,早些年我们是拿着瓶子去的,店家用“提子”从缸或甏里舀出来,然后灌到瓶子里去。这在文言里得用“斟”;共同语就说:“打油”、“打酒”、“打酱油”、“打醋”。可德清方言不用这个“打”字,西部人说“兜酒”、“兜酱油”,东部人说“朵(音似)酒”、“朵(音似)酱油”。这恐怕已经是历史的陈迹了。

浙ICP备17025811号
德清三和培训学校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